CONTACT 

(+852) 2152 1642  | info@musicforlifehk.com

 

13B, Hop Ying Commercial Centre, 755 Nathan Road

Prince Edward MTR Exit C1

755 彌敦道  合盈商業大廈 13樓 B

BY APPOINTMENT ONLY

敬請預約

COPYRIGHT © Music For Life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篇短文: 與瑪麗醫院癌症中心一位治療師共事經驗分享

March 1, 2014

 

我想分享我最近參與瑪麗醫院癌症部門推行的一個項目的經驗。本文旨在闡述與另一位治療師工作的意義,當中亦將涉及各工作組的基本介紹。

工作組的成立

瑪麗醫院的癌症護理部門曾表示有興趣在其轄下引入音樂治療師合作。醫院先前通過一家社會企業的協助,聯絡了幾位音樂治療師。之後分別為病人組別和工作人員組別的音樂治療試驗環節亦相繼成立了,每週有數個環節,每節一小時。每個組最多八名參與者和兩個治療師組成 —— 兩位治療師即Cat Chau和我。我們透過兩位治療師帶領,可互補各自在音樂治療領域的長短。

工作人員和治療師舉行了會議,討論了流程安排和治療目標。當中包括採購樂器、參與者的篩選、討論何時何地舉行會議等。解決了所有行政細節後, Cat和我必須討論有關治療的流程。

音樂治療環節的策劃

雖然有兩位治療師一起工作是個好主意,但起初Cat和我幾乎互不認識,足以構成障礙。因此我們除了花時間去瞭解對方的過去經驗,更一起合奏音樂以理解彼此的音樂語言。Cat接受的是Nordoff Robbin的訓練,而我的則是心理分析為導向(psychoanalytically)的方法。這兩個訓練重點均在臨床即興創作。我們討論了有關流程和治療的方向。

 

歡迎問候 → 即興體驗 (聲音的 / 利用樂器的 / 兩者並用) → 分享 → 歌曲寫作 → 總結

 

兩位治療師合作的優點

  • 有兩位治療師一起工作,我們可以輪流提供不同樂器,非常方便。
  • 即使其中一位治療師身體不適,小組亦可繼續運作,更具彈性
  • 小組與小組之間互相支援 / 會後簡報: 這些都可以在治療環節後即場的檢討環節中進行
  • 如有的話,主導小組的權力可以由治療師拆分,這將有助於打破任何小組內的緊張/界限

 

兩位治療師合作的缺點及如何克服相關困難

  • 我們花了一些時間來建立我們音樂的兼容性: 當即興發揮,如果兩位治療師採用和諧的樂器 (例如吉他和鋼琴),最重要的是要瞭解施與受(give and take)的承接時刻。要注意參與者是否會很輕易地被壓倒。這促使我們利用幾個和絃為即興創作的基礎,使之更有條理地進行。或者可以讓其中一人以旋律主導,而另一位可做節奏性的配合。
  • 有時兩位治療師對於下一刻應作出的思考/活動會有不同的想法。此時切勿忘記最重要的是要以參與者為依歸,讓參與者作出決定

 

總結

 

是次我們採用了以Nordoff-Robbins音樂治療模型及兩位治療師帶領治療環節。這其中經常描繪了一個父母的角色,我非常同意它給我們的參與者帶來影響。這個父母角色有助於建立一個良好的治療關係。

 

我認為有兩位治療師一起合作可以相互支援,非常有效,尤其是當我們在這一領域的經驗有限時。在治療環節進行時,當其中一位’卡住’在某個時刻’和’缺乏即興音樂的靈感’時,另一位治療師可以創建更多的想法。

 

我非常鼓勵音樂治療師之間可以作為一個團隊合作,以激發新的思維 / 工作方式。

 

原英文作者: Miss Carol Cheung

作品刊於2014.3.1南華早報

本文譯者: Joyce Chau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INTERNSHIP EXPERIENCE

August 14, 2015

1/2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